生活的意义

2018-9-19 21:34:00  35阅

得你去爱。所以在他们的眼里,你的爱情是盲目的。所有这一切看起来都不是精确计算的结果,而是顽皮的丘比特所为。此外,这个故事还强调了爱情是一种感觉,以及爱情这种感觉对于不同的人而言是不一样的。
在古希腊罗马神话里,爱神丘比特是一个喜欢搞恶作剧的小孩。在中国神话里,爱神是月老,或者叫月下老人。根据传说,每一个在人世间生活的人都有一个对应的粘土小雕像,月老把这些粘土小雕像配成对,用红线拴在一起。两个人被一根红线拴在一起就注定会成为夫妻。爱情在神话上的这种差异是否也代表了东西方对于爱情的理解上存在的差异呢?
( 你可能会问:那错误的婚姻是怎么来的呢?如果婚姻是预先注定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幸福的夫妻和那么多的离婚?对于这个问题的解释是,由于有时候会下雨,粘土小雕像就融化了,红线也就断开了。于是就有一些红线没法得到恰当的连接。)
哲学家:如果你说的是正确的,爱情是一种你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的感觉,那么看起来我想获得爱情的话,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合适的人出现。
年轻人:不要总是呆在你的书斋里,如果你出去多跟人交往,你将会得到更多的机会碰到让你心动的人。
哲学家:我的意思是说,你关于爱情的观点暗示了你不需要去学习如何爱别人。你既可能有那种感觉,也可能没有。如果你没有对别人的那种感觉,那么你做什么都无法使自己产生那种感觉。如果你对别人有那种感觉,那么感觉已经产生了,所以你也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去发展这种感觉了。
年轻人:也不全是这样。我们对别人的感觉受对方对我们的态度影响。我们的感觉也可以看做是对别人态度和行为的反应。我们的感觉也会受到环境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享受烛光晚餐或者在海滩漫步的时候,人们会处于比较容易产生爱情的心境之中。
哲学家:我明白你说什么。可是感觉是一种特殊的东西,它不是行动,也不是选择,感觉来去无常。如果爱情是一种感觉,那么它仅仅是偶然发生在我们身上。我就是在这种意义上说,爱情是一种消极被动的东西。
年轻人:可是这正是爱情神奇和神秘的地方。我们是否爱和爱得有多深,只有我们的心能告诉我们。和自己的心去争论是毫无用处的。哲学家: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会变得更强或者更弱吗?
年轻人:从逻辑上来说,两种可能性都有。可是从经验上来说,我们知道爱情通常都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化。
哲学家:假设你已经和某人相恋,但你对她的感觉正在逐渐淡化。这时你遇到了另外一个人,你对她有强烈的感觉。那么你真正爱的是谁?
年轻人:我应该说,一个爱情正在死去,而另一个爱情则方兴未艾。你无法否认另有新欢的事实,但是你不需要通过否认旧爱来证明新爱。一个属于过去,而另一个属于现在。重要的是正视我们的真实内心感受。
哲学家:你的意思是说一个人应该放弃自己曾经爱过的人,追随自己的内心感受去爱另外一个人?
年轻人:你问我的不是应不应该做,而是问我谁是我的真爱。它们是两个不同的问题。第二个问题的答案非常清楚,爱情就是一种内心感受,你对谁热情更高就是更爱谁。这个答案由你的内心给出,而且内心给出的就是最终答案。然而,你可能出于各种原因而选择留在你已经不再爱的人身边。你选择留在她身边,因为你不想伤害她,或者因为你们已经有了孩子,而你对孩子负有责任。
哲学家:说得非常好。不过你的爱情观会使人陷入很尴尬的境地。你承认爱情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变淡很平常,因此可以预见你或迟或早都会遇见另外一个激起你强烈感觉的人。当感觉变淡,曾经的恋人们就会担心爱情是否正在死亡,而且他们不得不严肃看待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他们面对自己的真心,是否应该为了其他人而离开原来的配偶。你的爱情观中有一个隐忧,那就是会使每一个恋人都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
年轻人:也许你是对的。可是这就意味着我对爱情的看法是错的吗?也许这就是人类的处境,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爱情。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这就是人生。
哲学家:也许在强烈的情绪体验和爱情的早期阶段(也就是坠入情网)的关系上,你解释得很对。不过问题是这是否就是爱情的全部呢?现在我还不爱任何人,不过我以后某个时候可能会爱上某个人。由不爱任何人到爱上某个人,中间必定是有一个途径的。我怎么能意识到我爱上别人了呢?为什么我爱的是这个人而不是别的人呢?你说这些依赖于主观感受,这也许是对的。我意识到自己爱某个人是因为我对这个人有强烈的感觉。我爱的是这个人而不是别人,因为我只是对这个特定的人有感觉。可是所有的这些都是只与坠入情网的经
验有关。坠入情网只是爱情的早期阶段,不是爱情的全部。
年轻人:你说得好像你对爱情比我知道的更多似的。对我来说,这部分是爱情最重要的部分,我认为这就是爱情的全部。即使这不是全部,这也是爱情最重要的部分。
哲学家:可是如果我们把爱情的早期阶段当成爱情的全部,那么我们的爱情观就是肤浅的。
年轻人:我不认为这种爱情观肤浅,而且我也不在乎是不是肤浅。爱情来自内心,而不是来自思想意识。对于爱情,我还是相信我内心的声音。
哲学家:可是你的爱情观包含一个荒唐的隐含意义。如果你不舍弃你的爱情观,你就没法舍弃这种荒唐的隐含意义。
年轻人:什么荒唐的隐含意义?
哲学家:一个人背叛自己的爱人就是忠诚于自己的爱情,忠诚于自己的爱人就是背叛自己的爱情。年轻人:怎会如此?哲学家:如果爱情是一种感觉,并且这种被叫做爱情的感觉不可避免地会随
时间流逝而减弱,那么一个人该如何真实面对自己的爱情呢?如果他正视自己的感觉,他就应该离开自己的爱人,和感觉更强烈的人在一起。所以你会说,留在自己原来的爱人身边的人并不忠诚于自己的感情;而顺从自己的感觉,离开自己原来爱人的人才是爱情真正的守护者。
年轻人:我不太确定我是否会赞成这个说法。
哲学家:可是这个由不得你自己选择。这是你的爱情观推出的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
年轻人:我认为即使一种爱情观必然会导致某种荒唐的结论,你也不能否定这种爱情观。也许爱情就是荒唐的,生活就是荒唐的。
哲学家:这种爱情观不仅荒唐,而且注定会失败。
年轻人:你为什么这么说?
哲学家:如果你把爱情看做是一种感觉,那么你永远都无法找到真爱。你认为你爱A,因为你对A 有强烈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迟早会变淡。然后你就遇到了B,你对她的感觉更强烈。你就认为你不再爱A 了,你的真爱是B。可是你对B 的感觉迟早又会变淡,然后你就不得不再到别的地方去寻找爱情。所以寻找爱情的人不得不一直这么找下去,而且永远都找不到。
年轻人:也许这就是爱情的美丽之处。我觉得爱情是永恒的追寻这个想法很好啊。我喜欢把自己想象成一只没有腿的鸟,我不得不永远保持着飞翔。哲学家:可是你真的想提倡这种爱情观吗?我们已经看出来这种爱情观消极、有害、肤浅、荒唐,必然会导致失败。
年轻人:如果爱情经不起你的哲学分析,恐怕这并不意味着爱情有什么错,这只能说明爱情对于你的哲学分析来说太复杂了。我相信爱情,而不是相信哲学。
学生:爱情和喜欢有什么区别?
哲学家:你是否认为这种差别只是程度上的不同?我们能不能说,如果你爱一个人的程度非常轻,那你就只是喜欢这个人;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喜欢得非常深,那你就是爱这个人?
学生:对这个事情我也想不清楚,所以我才问你的。对我而言,说我喜欢某个人非常容易,可是说我发自内心地爱某个人却非常难。所以在我看来,爱情和喜欢有很大的不同。不过这种差别也可能像钱够花和成为富豪之间的差别一样。赚够维持生活的钱不难,可是要成为富豪就难得多了。可是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差别是类别上的差异,这还是程度上的差异。如果你有够花的钱,并且还有更多、更多、更多的钱,然后你就成富豪了。我喜欢一些人,另一方面,当我爱上什么人的时候我会把他放在一个不同的类别里,我不会把爱的人和喜欢的人这两类人混为一谈。
哲学家:你觉得你喜欢一个使你感觉不高兴的人合乎情理吗?
学生:那看起来像是一个奇谈怪论。如果一个人使我不高兴,我肯定不喜欢他。不管怎么说,如果一个人使我不高兴,我对他的喜欢就会比较少。我有可能会欣赏相处得不高兴的人,但是欣赏他跟我喜欢他并不是一回事。
哲学家:你觉得你爱一个使你感觉不高兴的人,或者和一个这样的人彼此相爱,是合乎情理的吗?
学生:是的,合情合理。这非常正常,实际上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我感到,我越爱一个人,他越能使我不高兴。如果我爱一个人,我会在乎他想什么、说什么以及他有什么样的感受。我的幸福会受到他的影响。
所以说爱情使人容易受伤是真的。我的朋友们有时会劝我别对爱情太认真。一个人对爱情越认真,他就会变得越容易受伤。哲学家:所以喜欢看起来要比爱情更正面。根据你刚才说的,喜欢跟人具备的优良品质关系密切,可是爱情就不总是这样了。
学生:这一直这样说吗?
哲学家: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喜欢某个人?回答我的时候想着你的朋友们。要考虑为什么你更喜欢某些人。
学生:这可以有很多的理由。有时候因为他很友善,有时候因为他很幽默,有时候因为他乐于助人,还有时候仅仅因为这个人有令人愉悦的个性或者我跟他相处时感觉很舒服。
哲学家:如果喜欢总是与一些优良品质有关,这些优良品质是喜欢的基础,那么喜欢是基于理由而产生的。可是想想看,一个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她是因为孩子具备某些优良品质(这个母亲眼里的优良品质)才爱这个孩子的吗?
学生:我认为不是。恰恰相反,是那个母亲爱他的孩子,所以她才看到她孩子的优良品质。在这个母亲的眼里,她的孩子比别的孩子更可贵是因为这是她的孩子,因为她爱这个孩子。
哲学家:如果你说的这是真的,那么爱和喜欢之间就有一点决定性的差异了。喜欢是以价值为基础的,而爱情是产生价值的。你喜欢某人因为他具备优良品质。可是当你爱某人的时候,你爱这个人本身就会使你爱的这个人比其他人更有价值。
学生:这看起来是对我的观点的非常好的总结。
哲学家:现在让我们再看看爱情和同情,这两者是不是一样的?
学生:当然不一样。我们常能听到有人这么说:我希望得到你的爱,但是我不想要你的同情。这种说法体现出这两者肯定是不一样的。
哲学家:可是它们哪里不一样呢?
学生:让我想想。当我们同情某个人的时候,我们在分享或分担他的感受,我们分享或分担他的痛苦和快乐。当我们爱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也在分享或分担他的感受。所以,差异是什么呢?哲学家:如果你知道你的一个同学得了不治之症,就快去世了,你会是什么感受?学生:我会觉得难过。虽然得病和要去世的是他,但是我也能体会到他的感受,我会分担他的难过。
哲学家:如果你知道你的爱人得了不治之症,就快去世了,你会是什么感受?
学生:我也会觉得难过,不过会更加难过,因为他是我的爱人。
哲学家:可是你随后还是会说,这是他的痛苦,你在分担他的痛苦吗?
学生:不只如此。那不只是我爱人的悲剧,也是我的悲剧。那是我们共同的悲剧。
哲学家:所以,当你的同学得了不治之症时,你会想:哦!你真可怜!我分担你的痛苦。可是如果得不治之症的是你的恋人,你会想:哦!我真可怜!我的爱人得了不治之症。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学生:是这么回事。
哲学家:那爱情和同情之间有什么不同呢?
学生:爱情和同情在我们分享或分担别人的快乐和痛苦这一点上是差不多的。出于同情,我们分享或分担快乐或痛苦,可是我们不会把这快乐或痛苦看做是我们自己的快乐或痛苦。那是我们能够理解和感受到的别人的快乐或痛苦。出于爱情,我们也分享我们爱人的快乐或者痛苦,我们此时不仅仅把这看做是我们爱人的快乐或者痛苦,我们把这也看成是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好事或者坏事,这是我们自己的快乐或痛苦。
哲学家:这是否意味着爱情是一种分享的身份?当我们爱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不是简单地分享快乐和痛苦,我们也分享着一个身份。
学生:我同意这种观点。通过观察,我们对爱情特性的理解更进了一步。嗯……我有另外一对概念想检验:爱和欣赏。很明显它们是不同的,可是哪里不同呢?
哲学家:你会
  最后的圣殿骑士
  宁静的森林水池
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