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人生,把美指向人生

2019-8-3 19:13:00  32阅

“美感的神圣性”向我们揭露了对于至高的美的体验的贯通,是自由心灵的一种超出和飞升,时刻闪烁着一种神性的辉煌。对至高的美的贯通不该该逗留在感性耳目之娱,而应该追求高尚神圣的精力体验和魂灵超出,在天人合一、万物一体的境地中,感触感染那种高尚神圣的体验。
美感的神圣性可以来自分歧的方面,但我感觉它们有一些配合点,即都是一种魂灵的颤抖,都指向一种最终的生命意义的贯通,都指向一种喜悦、冷静、夸姣、超脱的精力状况,都指向一种超出个别生命有限存在和有限意义心灵的自由的境地。在这个时辰,人不再感应孤傲,生命的短暂和有限不再组成对人的精力的要挟或者重压,因为人寻觅到了谁人永久存在的生命之源。
在神圣性的体验中包括着对“永久之光”的发现。这种“永久之光”是精力之光,是内涵的心灵之光。这种精力之光照亮了一个原来普通的世界,照亮了通往这个意义世界的人生道路。这种精力之光、心灵之光,向我们显现出一个最最终的夸姣的精力归宿。这是“美感的神圣性”地点。
贯通“万物一体”的聪明是催生神圣性美感体验的基点,又是实现“天人合一”精力境地的终点。“万物一体”的境地是人生的最终关切地点,是人生的最高价值地点。“万物一体”的境地是美的本源,也是美的神圣性地点。
“美感的神圣性”的意义安在呢?就是张世英先生说的,我们要付与人世以神圣性。基督宗教的美指向天主,我们的美指向人生。美除了应讲究感性形象和形式以外,还应该具有更深层的内蕴。这内蕴底子在于显示人生最高的意义和价值。我很是附和张世英先生的这种看法。平常糊口的万事万物之中包括着无限的朝气和美。实际人生中存在着一种绝对价值和神圣价值,而每个人与这个“无限的朝气和美”“绝对价值和神圣价值”恰是一个不成分手的整体。这种绝对价值和神圣价值的实现不在别处,就存在于我们这个短暂的、有限的人生之中,存在于一朵花、一叶草、一片动听的风光之中,存在于有情的众生之中,存在于对于个别生命的有限存在和有限意义的超出之中,存在于我们自我心灵的解放之中。汗青上很多大科学家、大哲学家、大艺术家都对峙在实际糊口中寻觅人生的最终价值,追求美的神圣性。科学家追求美的神圣性,杨振宁先生讲得最好。杨振宁先生说,研究物理学的人从牛顿的活动方程、麦克斯韦方程、因斯坦狭义与广义相对论方程、狄拉克方程、海森堡方程等等这些“造物者的诗篇”中可以取得一种美感,一种肃静感,一种神圣感,一种初窥宇宙奥秘的害怕感,他们可以从中感触感染到哥特式教堂想要表现的那种高尚美、魂灵美、宗教美、最最终的美。艺术家追求的美感的神圣性,贝多芬是一个伟大的代表。《第九交响乐》就是心灵的彻悟,《欢喜颂》是超出了生命的本体,超出了此岸世界和彼岸世界的最终的欢喜。贝多芬的音乐启迪我们,在履历命运的患难以后,抬起眼睛,朝着天空,称道生命,放下心灵的承担,领会生命的意义,领会我们保存于这个世界的意义。
我的体味是,一个有着高远的精力追求的人必定相信世界上有一种神圣的、绝对的价值存在。他们追求人生的这种神圣的价值,而且在自己的魂灵深处罚享这种神圣性。恰是这种信念和追求,使他们生发出无限的生命力和缔造力,生发出对宇宙人生无限的爱。在我们今世中国追求这种具有精力性、神圣性的美,需要有一多量具有文化责任感的学者、科学家、艺术家安身于本平易近族的文化堆集,作出反应这个时代精力的缔造。
(作者:叶朗 北京大学哲学系传授)
  人生财富,人生需要两面富
  一道蕴涵人生哲理算式引发人生思考
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