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的心学会柔软,学会宽容

2019-8-3 19:13:00  7阅

似乎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便希望能有一个温柔体贴、从不会对我粗声大嗓或是打骂的爱人,一个肯把最隐秘的事都和盘讲给我听的孩子,一个可以让在外奔波的我,时刻都想飞回去的温馨融洽的小家。
这样的梦想,在父母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便很凶地吵架,或是拿了我当靶子,发泄胸中诸种愤闷的时候,会愈加地坚定执著起来。我甚至会在父亲当着来看热闹的小孩子的面,很难听地骂我的时候,若无其事地掏出日记本,把这个可以拯救自己逃出这个家的理想,用英语写上几十遍,似乎这样子,一个女孩子不容侵犯的自尊和颜面,便可以毫发未损地收回来;而我,也可以在梦想没来临前的漫漫长途上,继续昂首挺胸地前行。
你想象不出我有怎样的父母,我在电视上、文章里、朋友的家中,看到的相濡以沫、爱意融融、彼此忍让的暖和镜头,几乎在他们身上从没有发生过。我的母亲永远都是蛮横霸道,会为一点小事喋喋不休的女人。而父亲,则是个容忍度几近为零的坏脾气的男人。他们永不会开口对彼此说一句温情的话,即使是提醒对方添衣、吃药,也是一副不耐烦的语气,让人听了,不由得便想反抗,发火。这样的方式,用在我身上,反应当然更是剧烈。要么我会硬起心,一声不吭地任凭他们打骂,不说半句讨饶的话。要么我学了母亲吵架时的样子,歇斯底里地与他们对抗。这种拼了命般的护佑里,其实更多的,是对他们冰冷、暴烈方式的抗议。
没有人知道我有一个这样不温情的家。我从不带朋友去家里做客。尽管,我在学校里一路做着班干部,活泼开朗,幽默风趣,且几乎会将每个人的心都巧妙地笼络住。
可我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这种剑拔弩张的家庭关系。事实上,我已对这样一个谁都不肯宽容谁的家,失去了最后一丝的眷恋和希望。
那时我已读了大学,有足够多的理由,可以在寒暑假的时候,住在学校里不回家。这样的自由,让我幸福得会哭。哭的时候,亦会想起百里外的家;想起那样两个硬碰硬的人,没有我这个女儿可以发泄,不知吵架的时候,又会疯得把什么家具给砸烂?
儿时的那个梦想,当然在这个时候,愈加地膨胀起来。很快地,我找到了一份在别人看来完美无比的爱情。男孩子是个懂得浪漫亦知道疼惜我的人,总是会在恰当的时候,适时地用言语或是眼神,表达他的爱恋和体贴。甚至是我不讲理地耍小脾气,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大度地包容了。在这样一份渴盼了十几年的爱情面前,我几乎有种幸福过度的晕眩和生疏。似乎如此轻易便得到的这份爱,也会很轻易地,便弃我而去。偶然打电话回家,三言两语说完了事情,便再也无话可说的那种沉默和尴尬,愈加地会让我有种要失去什么似的慌乱和不安。
可是彼此间的争吵,任我怎么千方百计地去躲藏,终于还是无法避免。每次,亦都是像父母一样,因为琐屑的小事。尽管,他不会像我的父母那样,骂人,甚至打人。可是我依然会在他不肯将让步和宽容进行到底,便摔门而去的一瞬间,绝望地想起青春的路途上,历经的那些咆哮和暴怒,进而愈加地坚定把架吵到让他学会忍让、低头的信心。这样做的结果,便是以几乎让他目瞪口呆的激烈方式,逼他主动地放弃这场毫无意义的争吵。有一次,在我疯了似地想穿过车来车往的马路的时候,他甚至紧紧抱住我低声哭了出来。那一刻,看着这个一向勇敢坚强的男孩子,这样死死地将我拥在怀里,无比隐忍又无比惊恐地哭着,我忽然间便想起了那些被无休止的争吵堵塞的岁月;想起自己曾经怎样地想逃离那个“战乱”频繁的家,想起在日记里一遍遍祈求命运赐我一个温柔的爱人,怎么而今这个梦想成真的时候,我却又像我的父母,不肯容忍对方一丝一毫的暇疵?
这样的反思并没有让我寻到一个合适的途径,改变恶性循环似的无法遏止的尖锐和疯狂。直到有一天,男友终于在我的“火山爆发”里,含泪提出了分手。他说他不明白,为何愈是对我呵护疼爱,便愈轻易让我因小小的不周而怒火中烧?亦不明白,怎么每次道歉的,都是他?而我,却从不知道主动地,说一声“对不起”,或者,什么也不说,只是将歇斯底里般的怒吼止住了,柔声地说点什么。
主动地说声“对不起”,或是柔声说点什么?我一直这样努力地要求父母或是男友,怎么就没有想到,假如自己这样宽容地主动给予他们一个微笑,一声“对不起”,一句慰藉人心的问候,或仅仅是一个暖和的眼神,一切的争吵、计较、怨恨,会不会就有微妙的转机?
我终于借助于短信,用一首漂亮的小诗,温婉含蓄地告诉男友,其实恰恰是因为太在乎这份爱,所以才会在他小小的“不周”面前,惊慌,继而拼了命地去护佑。这样于我而言,很是艰难的“道歉”,竟是在短信发出后的几分钟里,便让男友气喘吁吁地跑到我的楼下,当着那么多的女生的面,举着一大束刺眼夺目的红玫瑰,一声又一声高喊着我的名字。一颗被我折磨得伤痕累累的心,只是一丁点的温柔,便会这样快地痊愈,是我完全没有预料,也从没有想到过的。
又是被男友“强迫”着,打电话给父母,一个字一个字地对着电话念出男友写在纸上的话:妈,这段时间,您身体还好吧?爸脾气急,您多忍让忍让他。您也别太累,总想着把活一天干完……有空,我就回家看看。对了,我刚有了一个男友,周末带回家,给您看看……
电话那端,很长时间的沉默。我的脑中,也是大片大片的空白。是男友在背后掐了我一下,我低低又喊了声“妈”,那边的母亲,才终于颤抖着已是浑浊的嗓子,一连声地说:好,好,我和你爸都好;你在外面,也多注重身体……
我的泪,哗地一下子流出来。这样在常人母女的交流里,司空见惯的问候和言语,在我们这样一个含蓄得几近冷漠的家里,却是走了二十多年,才到达我们被彼此伤得硬冷的心。
原以为谁都不会原谅谁的这份隔阂,终于还是因为有一方,肯主动地跨出一步来,瞬间地消融,露出我们拼命护佑,又几乎差点丢掉了的,爱的柔软的内核。
  互相体谅,互相扶持,然后慢慢老去
  原谅是为你自己而不是为别人
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